12岁澳洲男孩决定变性……可是两年后又后悔了!可是他的胸都已经发育了! ...

17-9-12 19:15  |   评论: 0  |   查看: 909

今天,我们要讲一个关于变性的故事,而主角叫Patrick Mitchell,是个澳洲小男孩,他今年14岁。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Patrick就是一个非常女性化的小男孩儿,他不喜欢玩男孩子的游戏,喜欢烘焙、体操和时装,还喜欢穿妈妈的衣服

(儿时的Patrick

当别的小孩儿都想做蜘蛛侠、蝙蝠侠的时候,他想做的超级英雄是他自己想象的“轻纱侠”(Organza Man),顾名思义,就是披着轻纱的侠。

大概就是这样一种感觉吧……

不过,这时候的Patrick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有点儿“娘”的小男孩儿而已。

但一切都在他7岁那年改变了……

那年,他去朋友家玩,听到了大家在讨论“变性人”(trans)的话题,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就好像被闪电击中了一般,他突然开始思考——

“我也许是个女孩!如果这样一切都说得通了!”

(小时候的Patrick)

于是,这个想法就像一颗种子一样种在了他的心中,并且在12岁的时候生根发芽了。

当时,学校里的一些恶霸开始因为Patrick的女性气质而欺负他,让他非常痛苦,于是他开始拒绝去学校,并把自己想做一个女孩的事情向家里交代了

“从那时起,当大家都睡下后,我总会熬夜在网上搜索变性的资料,查看我未来能做哪些手术让我变得更女人”

“但是,每天早晨都会很难过,因为我起床后总会去查看身体上会不会长出什么新东西,但并没有。”

“我很崩溃,我讨厌照镜子,不知道镜子里的人是谁。”

看到儿子情绪这么低落,Patrick的妈妈Alison不再强迫他去学校,而是给他在家上课,并且两个人开始一起了解关于变性的知识。

而当Alison第一次提出带他去看医生,询问变性的问题,她说Patrick露出了“几个月里来第一个笑”。

Alison和儿子)

而后,他们便去看了医生,医生经过一系列的测试以及谈话后,鉴定Patrick为性别焦虑症——即因对自己的心理及生理性别有错位认识而产生的心理焦虑。

接着,医生根据他的症状,给他开了发育抑制剂(Puberty blocker),从而减缓他男性性征的发育。

澳洲的激素变性及相关变性手术,需要年满16岁才能进行,所以他目前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抑制发育帮他缓解心理压力。

于是,Patrick算是正式开始了他的变性之旅。

不过,这个发育抑制剂的力度明显不够,他依然能感觉他在长得更高更壮,外形越来越有男性气质,而这让他非常痛苦,慢慢展现出了抑郁和自杀倾向

妈妈Alison因为害怕他的情绪继续恶化,于是让他开始服用自己的雌激素药物

使用了激素,一切都开始不同了,Patrick开始停止长高,男性特征也停止生长,肉体开始变得柔软,胸部也开始发育了。而后他开始留起长发,俨然是一个小女孩了。

(服用激素后的Patrick)

不过,就在一切都走上正轨后,Patrick竟然变心了!

这想法源于某一天,一位老师称呼他为“这位女同学”,这时他突然觉得并不是富,才明白……也许他并不想做个女孩!

我现在不太确定我是个女孩了”,他开始对妈妈说,“我突然觉得在男孩子的身体里感觉也不错,而且这感觉一天比一天好了”

我想,即使不变性,我也可以过得很开心了”。

 

慢慢地,Patrick越来越坚定地认为自己是男性了。当他把这个想法告诉妈妈后,她很开明地表示,只要儿子开心,是男是女并不重要。

不过,提起当年诊断他的医生,妈妈的就没这么宽容了。她痛斥当年的医生太不负责了草率地将他归类到性别认知偏差的范围内”。

(节目上的妈妈Alison)

 

然而,服用激素的很多后果都是不可逆的,比如他骨缝已经闭合,彻底停止生长,而他的胸部已经发育了,需要手术才能去除。

他表示现在很想摆脱这些宽松的衣服,想快点去像别的男孩一样脱掉上衣游泳做运动。

接下来,他会和妈妈一起飞到韩国做胸部手术,这是少数几个愿意接受14岁患者的国家之一。

Patrick表示,胸部手术可能是“他回归正常的最后一步了”。

不过,被问道是否对过去的决定后悔,两个人都表示并不,“当年做那些决定的时候也并不草率,尽管如今情况又变化了,但我依然对今天的他感到满意”。

目前,这母子二人上了澳洲著名节目60 Minutes,希望能向大众讲出自己的故事,让对自己性别迷惘的青少年不要过早对自身的认知下决定。

主持人表示,这整件事的重点也并非在于青少年对于自我的认知,更重要的是,面对这样的案例,医生们诊断的时候都应该谨慎谨慎再谨慎,才能避免这些不可预估、难以挽回的后果。

而医学教授John Whitehall则表示,这位母亲给孩子服用激素简直就是“拿孩子做实验”

“这不是科学方法!这属于盲目乐观!情绪问题怎么可能通过服用激素来解决?”

这几年,澳洲青少年接受激素替代治疗的数量增长了360%,而Patrick的故事告诉我们了这种治疗的风险。

“很多孩子只是陷入了青春期常见的身份认同问题,这并不一定是个性别问题,不应该让药物仓促地介入”

但是,澳洲60分钟的主播也表示,“这个故事并非是想让我们贬低目前社会上关于变性的讨论,它只是告诉我们,有时候专家也可能是错的”。

看来,面对青春期的迷惘,我们有时候应该多给孩子一点时间,让他们自己想清楚。

 

 

来源 9 News/DailyMail

 

 


  • 京ICP备12048633号-7

  • 无忧澳洲官网微信

  • 墨尔本微生活微信

  • 无忧澳洲官网微博

  • 墨尔本微生活微博
Copyright© 2001-2015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